棹舟

눈ᴗ눈
脑洞跟不上技术

嘿,胖达!

好可爱啊——捂心口

肥美帝-Joan大大下次更文是什么时候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么么:

是两对,都是熊猫和饲养员。吧唧X史蒂夫,冬冬X队长。酱紫的哦!!


 @Joan你看,答应你的事情我总会做到的,无论早晚。(基本都晚。


嘿,胖达!


正文:


1.


史蒂夫在椅子上坐立不安,他鼓起勇气抬起头,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所以?”


“所以~~”衣服外面套了一层蓝色无菌服的高大男人对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好吧,孩子……”


“等等,”史蒂夫强硬地打断了对方接下来可能的长篇大论:“我想你看了我的简历,我已经十八岁了。”


史蒂夫心里冷哼,暗想自己可能已经得罪对面这个被领路的胖女孩叫做“队长”的家伙了,但是岁在意呢,录不录取先不提,尊重的领域,寸土必争!


“好吧。罗杰斯先生。”队长对着他露出了一个更温和的微笑:“我就知道被赋予这个名字的人没有懦夫……但是我也得先提醒你,先生,大熊猫饲养员,也就是现在外面尊称的奶爸奶妈,对不起,奶爸,远没有你所想的那么轻松愉快。”


强壮的男人将身体朝着史蒂夫的方向倾了一些,十足的警告威胁姿势,但是却让史蒂夫非常清楚地看到了手背与手臂上的那些伤痕,很难想象,这些都来自被人们称作宝宝的熊猫们。


太过温顺了,反而让人们忘记了这个物种能从遥远的中新世晚期就存活下来,怎么会没有丝毫的血性呢?


但是史蒂夫没有丝毫的退缩,“这是我的梦想。”他抬起头,对着面试官露出进入这间动物园以来的第一个微笑。


2.


“中美已经进入分娩期了,大家要特别注意。”队长神色非常严峻,他一边走一边说,扭头的时候朝人群最尾的史蒂夫招手:“过来,小豆芽!”


“是的,队长!”史蒂夫懒得纠正对方的绰号了,反正没有恶意不是吗?他颠颠地跑到队长身边:“先生,昨天中美进餐的时间分别是……”


“这些我会看到。”男人对他微笑:“中国来的专家推测今天或者明天,中美就会分娩。我想让你加入陪护的队伍,怎么样?”


反对的声音很快响起:“但是队长,小豆芽只是一个……”


“我能行!”史蒂夫挺起胸膛,恨不得自己一下拔个长到两米八。


“那就这样定了。”队长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算小美打了个喷嚏,你都的通过对讲机告诉我们,知道吗?”


“好的。”史蒂夫慎重地点头。


轮到史蒂夫时,他读到了上一个陪护者的日志,字迹很难看,但是各项观测也做的很充足。


史蒂夫小心地守在铁栅栏外面看着中美,是的,是来自中国的馈赠,给了这只雌性熊猫长达十五年的旅美生涯。史蒂夫犹记得自己当时还是个名副其实的小豆芽,被妈妈抱着,排了很久的队,才模糊地看到还是小熊猫,小大熊猫的中美孤孤零零地坐在草坪上的样子。


史蒂夫那个时候就想翻阅围栏去陪着人家玩儿,虽然他还没围栏高。


“你都要做妈妈啦,美美。”史蒂夫小声地说着,“别怕,我会陪着你的。”


中美依旧闭着眼睛小憩。队长科普过,熊猫生子是个特别痛苦的过程,熊猫妈妈因为太痛了,有时候还会用自己的身躯去撞来撞去,试图缓解疼痛……


史蒂夫不知道自己能否承受得了那个画面,他有些期待在自己的陪护过程中看到中美产子,又有些担忧:万一自己做不好呢?


“史蒂夫?”对讲机里传来队长沙沙的声音:“现在怎么样?”


“是,队长。”史蒂夫看了看中美:“她在睡觉,看起来很安稳……也没有打喷嚏。”


“好的。你去旁边拿点苹果,弄醒她,让她吃掉。”


“可是……”


“她要补充能量。”


“好吧……”史蒂夫服从了,队长当然比他懂得多。


吧唧,中美的第一个孩子,就是在史蒂夫起身的时候被中美一个喷嚏给打出来的。


3.


“队长,”史蒂夫站在保育箱外犹犹豫豫的,“吧唧……是因为他吧唧一下就掉在地上了的缘故吗?”


“啊?”正在给新生儿做身体测量的人手一抖:“为什么这么想?”


我也不知道啊!为什么要给这么可爱,这么红彤彤的生物取这么,可爱?的名字啊啊!


“那如果你这样认为,”队长含笑的眼睛看着他:“为什么我要叫他的弟弟为冬冬啊?”


“额……”史蒂夫看着他温柔地手指将软尺穿过稍微小一点的熊猫幼崽腋下,眼神也跟着温柔了下来:“或许是他……”


“我们居然没发现他。”队长测完胸围之后并没有收回动作,反而用手指轻柔地摩挲着冬冬的小脑袋:“我怎么会忘记他呢?”


“我明明那么期待他的到来……如果不是中国的专家细心的话,我们都会只以为只有吧唧存在。”队长自嘲地笑了笑:“熊猫产仔双胞胎的几率很大,但是我们,甚至是整个美国,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以为得到吧唧就是神的庇护了,所以等我们发现冬冬时,又自责又庆幸。自责于自己的失职,庆幸于他还活着。中美虽然是第一次做母亲,但是母亲的天性却是与生俱来的。”


队长的手指落在了冬冬弱小的左胳膊上,那里有一道伤痕,在几近完美的身躯上尤为显眼。


那是中美用嘴刁起冬冬时不小心留下的,她不是故意的,甚至自己也很自责。中国的专家发现了被中美藏得严实的冬冬,想方设法地想将冬冬弄出来,用上了苹果甚至特质的盆盆奶,都没能让这位新晋的母亲就范。


于是队长蹲在了她的面前,温柔地看着她:“我们必须看看这孩子是否健康,这是为了她好。”


谁说熊猫只懂中国方言来着?她至少还懂一样,那就是爱。


“至于为什么叫冬冬,”队长露出一个微笑:“因为我捧着他的时候,觉得他的身体有点凉,忍不住多爱他一点儿……所以就叫冬冬宝宝啦!”


原来是这样!


“嘘……吧唧,你安分一点好吗?”队长小心地点着另外一只已经醒过来的幼崽,“天哪,等你会叫了肯定很麻烦!”


吧唧才不麻烦!”史蒂夫小声且坚定地反驳,想了想:“吧唧宝宝才不麻烦呢!哼!”


3


“史蒂夫,你又来打扰熊猫双胞胎睡觉了啊?”


“我没有。”他微笑着朝同事点头:“首先,只有冬冬在睡觉,第二,吧唧宝宝每次都很认真听我说话!”


“好吧……”同事耸肩:“喏,待会儿把这些表格填了!”


“没问题。”史蒂夫接过放到了一边,扭头对着保育箱里大了三倍,已经长出绒毛的吧唧耸肩:“待会儿我给你侧三围你不许再咬我,听到没?”


熊猫宝宝冲他扬了扬脑袋,这绝对是示威!


“你说冬冬为什么这么贪睡啊?”史蒂夫伸出手指戳了戳趴着睡的正香的某只:“他是因为贪睡才晚出来的,还是因为脑袋比你大卡住了,才让你先出来的?”


“哈哈哈哈……脑袋大!”史蒂夫笑着开始工作,然后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怎么可能?吧唧宝宝的头围比冬冬的大!


晚上。


队长温柔地捏着幼崽的脖颈开始喂奶。


“我家冬冬宝宝脑袋才不大呢!”他的声音很温柔:“宝宝多喝点儿,喝完了再睡呀!”


“哎,吧唧,别抬脑袋了,你刚喝过。”


吧唧宝宝:可是我看冬冬并不想喝啊!呜呜呜……我要那个小可爱饲养员!我不要你!呜呜呜……


冬冬宝宝:好烦哦,人家想睡觉!伐开心。


4.


“你们在干什么?!”


“额……大概是觉得熊猫黑白太单调,给他染色?”同事拿着画笔:“或者单纯地想在吧唧的屁股上涂一个红印,让我们,对,除了你和队长之外的人能把他和他的双胞胎弟弟分出来,为了避免已经发生过的,喂吧唧两次奶,冬冬零次的事故。”


“顺便,上次吧唧吐奶或许你不记得,但是队长发现我们喂错了让写检查的事情我可记得。”同事叹了口气。


“那,那可以打在冬冬的屁股上啊。”史蒂夫心疼极了,“我的吧唧完美无缺,毛那么白皙……”


“good,队长也是那么说的。”


“他是狡辩!冬冬的胳膊上有一个咬痕来着!”史蒂夫灵光一闪:“用咬痕区别啊!不管,要是打在吧唧的屁股上我会认为队长是在滥用强权!”


“冷静,史蒂夫!这只是涂料笔!这不是烧红的烙铁!”


“嗯~~~”吧唧,是他的吧唧,撅着屁股在向他求救!


“哎……”队长走了进来:“其实还有一个办法。”他戳了戳吧唧的屁股,下一刻就被史蒂夫搂紧在怀里了,史蒂夫抚摸着还在摇篮里沉睡的冬冬,“不是太保险……但是,喂过一只奶之后还在嗯嗯嗯地卖萌求喂食的,一般都是吧唧。”


“喂,那嫌弃的眼神时怎么回事?”史蒂夫不满了。


队长微笑:“乖乖地等着喂奶的,是我的冬冬哦!”


“对,就这个办法!”史蒂夫点头。


“现在,”队长将冬冬抱在了怀里,坐到椅子上微笑地看着史蒂夫:“我们来讨论一下我滥用强权,和我的冬冬是不完美的这件事吧。”


史蒂夫:……


5.


史蒂夫和队长,当然还有其他的工作人员都期待着自己成为那个特别的人,就是熊猫宝宝们第一次睁眼所看到的人。


在史蒂夫寸步不离地守了吧唧三天之后,他成功了,但是队长……


“冬冬啊,”队长戳着人家秀气湿润的鼻子:“别睡了好吗?睁开眼看看我啦!”


冬冬:……很吵。


当队长在保育室尽心尽力时,也不忘给史蒂夫“穿点儿小鞋”,“今天是开放日,你也出去维护一下秩序吧!”


史蒂夫:……


“是的,队长。”史蒂夫说完吧唧亲了一口吧唧的脑门儿,吧唧柔软的熊掌试探着来够他,一下一下的,没触碰到,到像个招手再见的姿势。


“我待会儿来看你,乖乖的哈!”史蒂夫心里乐滋滋的,然后又趁队长不注意飞快地摸了一把冬冬的后背:“小懒猫,快睁眼啦!”


队长给了他一个仇恨的眼神,惹得史蒂夫哈哈笑。


他都不记得自己上次这么开心是什么时候了……真好。


结果出去到走廊上没一会儿他就差点动手:“请将闪光灯关掉!”


高大的男人强硬地拒绝了:“为什么要关?我看前面有人都……”


“关闭的原因是它会对熊猫宝宝的视力造成伤害,而且前面的人那样做并不是您的理由!”


“呵,只是畜生而已……”


“是的,但是这种‘畜生’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的时间比你长千万倍!”


“你他妈……”


“你好,先生。”队长走了过来,更高大的身躯与强大的气场让男人瑟缩,队长礼貌道:“这里眼睛大声喧哗,拍照可以,但不许使用闪光灯。”


“我……”


“每个生命都是上帝的馈赠,值得我们温柔地对待。”队长低声道,眼神依旧温和:“而且,如果您继续这样行事,您会上我们动物园的黑名单,这是全美机构联网的,以后您在保险、工作上都会造成困扰。”


男人脸色仓皇,“我只是刚才不小心……”


“现在,您给我们的工作人员道歉。”队长微笑道:“然后可以继续欣赏熊猫宝宝们。”


史蒂夫接受了他的道歉,虽然心里依旧有怒火。他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可爱的动物,他用心,捧在手心的动物,会被人这么不精心的对待。


“那只睁眼的叫吧唧,”队长笑着,“另外一只正在……等等,我的天哪!冬冬睁眼了!该死的!!”


队长一正风地跑了进去。


男人目瞪口呆:“我,我以为你们不能说脏话?”


6.


“今天史蒂夫亲了吧唧八百零一次。”同事A道。


“队长输了。”同事B,掏出了两张十美元递了出去,“哎……还是我信任的队长吗?居然只亲了冬冬七百五十三次!不科学!”


“或许有偷偷亲我们不知道呢?”


“钱还给我!!”


7.


“史蒂夫,我是队长。”


“yep。”


“所以~”


“吧唧很喜欢这个塑料小马。”


“但是……”


“得了吧,队长。你的冬冬只喜欢睡觉!!所以就让我的吧唧骑着玩儿吧!”


明明还有我!冬冬只喜欢睡觉和我!


“呵,吧唧能骑好吗?他头重脚轻!每次骑上去都会栽下来!!”


“天哪!”史蒂夫连忙捂住吧唧的耳朵,想了想将吧唧的耳朵折下来盖住了耳蜗,“你怎么这样说人家!吧唧不是你的宝贝了吗?”


“吧唧不怕,吧唧……别生气,队长乱讲的!”


队长立刻就后悔了:“吧唧对不起!!”


“嗯嗯(我晚上要喝两盆奶)~~~”吧唧宝宝抱着塑料马不撒手,用大脑袋蹭了蹭史蒂夫的手:等我长大了再挠他!!


冬冬抱着队长的胳膊不撒手:Zzzzzzzzzzzzz~~~~


8.


“我好担心。”史蒂夫惶惶地看着队长,“我们是在炫耀!”


“对,毛毯拉平……周围再折回来一点儿,拢起来一点儿。”扭头看着史蒂夫:“什么?”


“晒娃!”史蒂夫低声道:“你看看四周的人!四周那么多人!天哪!!万一我的吧唧你的冬冬被人偷走了怎么办?”


队长:……


“蝙蝠侠?”


“蝙蝠侠是夜间!”史蒂夫咬牙切齿:“现在光天化日!”


“你也知道哦……”


“但是……万一!”史蒂夫瞪大眼:“蜘蛛侠!”


队长:莫名的也跟着紧张起来了是怎么回事?!


但是晒猫活动还是必须开展。他们用蓝色的塑料筐将两只小家伙端了出来,队长特别偏心地先将被多动症吧唧腿压住了的冬冬给抱了出来,四周开始小声地尖叫,当吧唧这个撩妹&撩汉高手被队长抱在手中时,还露出了一个“呀,这么多人来看本宝宝”的微笑,四周已经有人被萌得哭泣惊厥了。


史蒂夫依旧在担心潜伏在人群中的各种偷熊侠,于是,他,吧唧的守护人,就……


“吧唧!!!”他尖叫着朝那只爬到边缘因为脑袋过大而朝下栽去的毛毯熊(身娇体软如同毛毯)奔去……他的指尖都触摸到了吧唧的毛发!!


但是……没能搂住他!!


队长心有余悸,他连忙拉住正在睡觉的冬冬的长腿,将熊往中间拉了拉。熊掌蹭了蹭他的手臂,有些痒。


呜呜呜……史蒂夫心都碎了!


虽然吧唧并不觉得有什么,史蒂夫抱起他,像是安慰似的亲吻吧唧的脑袋:“这没什么的,宝宝不疼,不疼!亲亲,痛痛飞~~”然后温柔地替他弄干净脸上的草屑。


↑熊猫摔脸视频第二天就席卷了YouTube,INS和汤,但是作为当事人的奶爸史蒂夫并不开心:“这记录着我的失职。”


他温柔地给吧唧拍着奶嗝。


注:原视频是什么,不用说了吧。


9.


一个月后,他和吧唧创造的热度终于被破了。


那只叫做冬冬的熊,软塌塌地躺在草坪上,四脚朝天地晒太阳。奶爸奶妈们偶尔路过他小声地和他讲话,他置若罔闻。


围栏外面的两脚兽们朝他尖叫,赐予他甜美的食物,他岿然不动。


直到一位英俊又高大的口罩奶爸走到他身边蹲下了。


“冬冬,要回去了吗?”


冬冬不讲话。


“起来走一会儿好吗?”


冬冬依旧不讲话。


“还要我抱抱啊?”


冬冬懒洋洋地抬了抬前肢。


奶爸好看地眼睛弯了下来,“来吧。”


他伸手抱起了对他十足信任信赖的冬冬,冬冬的前肢非常熟稔地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脑袋凑上去隔着奶爸的口罩触碰了一下,看起来是个亲吻,啊,那应该就是个亲吻,然后放到了奶爸的颈弯。


视频的标题:妖兽啦,有人大白天偷熊啦!呜呜呜……我想要熊,也想要奶爸!!


奶爸队长一条一条地给睡在他腿上的冬冬念着评论:冬冬好可爱!我也想抱冬冬呜呜呜……


“抱,好吧!”


“唔,这条不可以。”他抚摸着冬冬毛茸茸的脑袋:“说要抢你,哼。”


“哈哈哈……有人说要给我生猴子,诶,我怎么会生猴子?跨物种了吧?”


“嗯嗯嗯嗯嗯嗯~~~!”


冬冬:不要他们给你生猴子!我给你生熊猫!!


10


队长这边蜜里调油,那边的史蒂夫却……


求助:吧唧有奶便是爸,我该怎么办?


呜呜呜,史蒂夫觉得自己好想哭啊!吧唧太花心了!对着新来的奶妈“嗯嗯嗯嗯~~~”骗抚摸骗抱抱骗苹果如果不是队长严令不许多喂奶这头风流胸还想卖萌骗奶!!


史蒂夫看着那只躺在美女胸脯上的色熊气的快要自燃了。算了,我去看看中美怎么样了。


晚上的时候熊孩子们被送回了母亲身边,由母亲亲自养育,看到史蒂夫的吧唧嗯嗯嗯嗯嗯的叫了好几声,史蒂夫又开心了,“混蛋熊!”他轻轻地弹了弹人家的鼻尖。


“嗯嗯嗯嗯嗯!!!”


吧唧:我也好喜欢你哦!诶诶诶,别关门,别走啊!来,我们一起睡觉!


冬冬:你这个蠢材,他在生气。


中美:不要说脏话,吧唧!


冬冬:……


吧唧:妈妈,我才是吧唧。


中美:是,你也不要说脏话。


冬冬&吧唧:……


吧唧:他为什么生气?我今天超乖的,我都没让他抱我很多次!


冬冬:嗯~


吧唧:他那么瘦弱!


冬冬:嗯~


吧唧:哎哟,熊家有次听到他抱怨啦,他说每天都抱我,手好酸!


冬冬:嗯~


吧唧:所以,我就想……额……


冬冬:嗯~


吧唧:他在吃醋吗?


冬冬:嗯~


吧唧:这个笨人!人那么小,心眼那么多!


冬冬:嗯~


吧唧:你在吐槽我脑袋那么大,脑子那么小马?


中美:不是,他睡着了,那是他可爱的小呼噜,冬冬。


吧唧:妈妈,我是吧唧。


中美:呀,我也睡着了呢~~~


11.


远处的员工宿舍。


队长躺在床上,翻到了手机相册。里面装得满满的,全是冬冬和吧唧的照片。


拍冬冬的时候也会不小心将吧唧拍到里面啦!


“晚安,冬冬!”


“你也晚安,大头!”


他的隔壁,史蒂夫往自己胳膊上涂完了药,对着ipad上的吧唧亲了一口:“明天你求我抱你,各种撒娇都没用!”


“嗯……除非抱着我的腿不让我走!”


调到下一张照片,吧唧和冬冬头对头睡着。


“晚安,小可爱。”他摸了摸吧唧,又摸了摸冬冬:“瞌睡虫,你也晚安哦!”


12.


第二天吧唧并没有抱史蒂夫大腿史蒂夫就跑去抱人家了,因为队长和冬冬创造的热度……


“被我们破啦!!”


史蒂夫抱着吧唧揉搓:“你看!吧大头,给你该死的取这个绰号的我会顺着网线爬过去杀了他!咳咳……吧唧别听!”


“我们可爱的吧唧宝宝(吧大头)因头大摔下树枝,懵懂跟在奶爸身后!!”


“哦……那次。”史蒂夫的心揪起来了:“吧唧,”他将宝宝抱坐在自己腿上,面对面:“你是因为那件事在生气吗?”


“对不起,我不能立即抱你……我得让你自己动。如果你有伤,我乱动可能造成第二次伤害,而且我也得看看你的动作,观察一下。”


“是队长规定的!”他望着吧唧圆溜溜的眼睛,毫不做作地卖队友,反正,可能吧唧也不懂。


“嗯嗯嗯嗯嗯~~~”


吧唧:哎哟,我只是看到你来就知道开饭了太激动才摔下来啦!自己走也是因为着急回去吃奶!而且根本不疼啊!


史蒂夫心疼地亲吻他的脸颊。


吧唧:好吧,疼疼疼…让亲吻来得更猛烈些吧!


13.


后来他们就不在意了,关于谁的热度高的问题……随便啦,对于那些看热闹的,他们只是冬冬和史蒂夫,对于爱他们的人,他们才是宝贝。


fin。


番外:


队长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惊醒,他发现自己的床边坐了一个气呼呼的人?或者,长了半圆熊猫耳朵的人?


队长:……


冬冬:“好困。”


队长掀开被子:求同床共枕!


冬冬打着哈欠钻了进去。


不一会儿,队长觉得脸颊上一湿。


冬冬的大眼睛在被窝里瞪圆,像是想起什么,气呼呼地把嘴巴凑到队长脸上:“亲亲亲!我让你每天只知道亲亲亲!!谁特么受得了!我睡觉的时候亲!喝奶的时候亲,就连给我催便也要低头亲!”


“一天特么的亲几千次!!哼哼哼……”他亲着亲着又用牙齿咬,声音含糊不清:“爽吗?我问你,爽吗?!”


队长浑身僵硬,某个地方更硬。


但是他是个诚实的人。


“爽。”


真·fin。


强烈安利B站pandapia,很多熊猫可爱的视频。

评论
热度 ( 143 )
  1. 棹舟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好可爱啊——捂心口
  2. 存文小仓库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 棹舟 | Powered by LOFTER